从台湾一个破坏生态的工程,看学者用半个地球拯救世界的计划
分类:D生活居

从台湾一个破坏生态的工程,看学者用半个地球拯救世界的计划

来自马来西亚,现居风城。兴趣广泛的生物学家,研究工作之余,嗜好读读书、看看戏、写写作、骑骑车、踏踏青、逗逗猫。

我常常有一个疑问:很多政客和财团之类在大肆汙染环境或造成物种不可逆的灭绝时,那些做决策的人,是不是全都抱着断子绝孙的决心啊?

这句话看来是很超过的诅咒,如果指名道姓的话,铁定被吉。可是,如果这些人都没断子绝孙,他们到底要怎幺对子孙交待?或者后代子孙怎幺会不痛恨我们、为何让他们出生在一个悲惨孤寂的星球上、面对糟糕的环境以及稀少的野生生物?在我们过舒适生活的同时,把所有欠大自然的债留下让后人承受──说真的,与其生养后代让他们受苦,还不如真的断子绝孙算了。

我相信还是不能乱用「断子绝孙」来开玩笑,否则官司会打到死都打不完,那幺如果没人真想要断子绝孙,难道不该负责任地为后代子孙着想吗?要不然让更多后人在未来承受痛苦的意义是什幺?我们对地球自然资源的开发和利用的效率,是人类史上最高的。我们之所以能在今天享受这些便利的生活和科技,要拜许许多多前人的努力,如果我们不留下一个更美好、更值得期待的未来给后人,未来史书将会如何记录我们?把我们描述成一夕败光百代基业的败家子吗?

我们有许多长辈,一辈子省吃俭用,为了就是让子孙过个比自己更好的日子,这样的美德,还留在很多家庭里。如果说能勤俭持家一些,小孩有更美好的未来,相信对许多身为父母的朋友来说,根本不算是什幺苦。因此,如果我们能够更善待我们的环境,留下更多资源给后代子孙,这算是种吃苦吗?

如果时光能倒流,回到过去,去问问复活节岛上的玻里尼西亚文化、美洲的阿纳萨兹印第安部落与马雅文明、东南亚的吴哥文明、格陵兰岛的维京人族群等等,当他们知道放肆地剥削环境、会让原想流传千秋万世的文明崩溃到没有后人凭弔之后,他们仍会这幺做、还是会选择另一条路呢?

在我们还能够有所选择的时候,我们该怎幺做?87岁高龄的爱德华.威尔森(Edward O. Wilson,1929-),还着书为地球大力疾呼,在《半个地球:探寻生物多样性及其保存之道》(Half-Earth: Our Planet: Fight for Life)中,提议一个与问题程度相当的解决之道:把一半的地表面积还给大自然。

威尔森是位极为德高望重的演化生物学家,有「社会生物学之父」、「生物多样性之父」的美誉,他文笔非常好,两度荣获普利兹奖,在哈佛大学教了四十年的书,着有自传《大自然的猎人:博物学家威尔森》(Naturalist)。他和麦克阿瑟(Robert H. MacArthur,1930-1972)在1967年出版了《岛屿生物地理学理论》(The Theory of Island Biogeography),是生态学界的经典之作,我博士班上进阶生态学的课,教授还指定我们至少要读这本经典的部分章节。听教授讲解,才知道原来《岛屿生物地理学理论》的影响很大,因为里头有严谨的数学模型,威尔森和学生也利用模型,实际在佛罗里达的一个小岛上做了实验验证。虽然他们提出的模型是用岛屿建立的,可是湖泊和许多破碎化的栖地也适用。

威尔森在《半个地球》中指出,人类是最具破坏力且不知悔改的物种,自从我们祖先十万年前走出非洲后,物种灭绝速率就增加了千倍。普利兹奖得奖作品《第六次大灭绝:不自然的历史》(The Sixth Extinction: An Unnatural History),生动地描述了这一场正在进行中的大灭绝事件。威尔森在《半个地球》也列出了各种被人类残害至灭绝的生物,控诉我们在人类世中,激烈地改变了栖地,除了经济成长和疯狂消费,就甚少有其他价值和目标。

威尔森在《半个地球》中的诉求是道德性的,主张保护其他物种是人类的道义。就算我们真的很俗气、认为生物多样性的消失乍看之下和经济成长、疯狂消费无关,但为了赚更多钱而灭掉的物种,现在已经开始对我们盲目崇拜的经济发展造成了损害:美国、南亚、东南亚诸多地区莫名其妙地淹大水造成财物和人命不可挽回的巨额惨重损失,原生种的消失而让入侵种肆虐,已在许多地区造成农业损失;因栖地破坏和盗猎而使人类感染新兴传染病,一旦大规模爆发,股市和房价会一夕蒸发成亿上兆的金钱──不必等到我们的子孙承受这些,我们可能就已经因为高效地消灭演化上亿年的原生种而自食恶果。金融海啸时,政府姑且还能狂开印钞机来量化宽鬆,可是面对生态的浩劫,要去哪儿生出那些科学家连碰都还没碰过就已然灭绝的生物来拯救地球呢?

好吧,我们还是坐以待毙,接受断子绝孙的可能,把我们当作地球上最后一代人类,继续花天酒地、酒池肉林、歌舞昇平、纸醉金迷好了。然而年事已高、可能来不及看到人类自取灭亡的威尔森,却提出这个大胆的想法,认为必须增加我们为保护野生动物而保留的土地,直到覆盖全球一半面积为止。他认为,这样的计画将给我们一个合理的机会,拯救大约八成的物种。现在由各国政府和机构保护的土地面积总共约佔地表的15%,还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威尔森在《半个地球》化身战神,挑战其他具影响力的生态保育人士的见解,他坚持自然大部分地区仍然完好无损,抱括亚马逊地区、刚果盆地、新几内亚,并且指出许多破碎化的栖地仍有机会修复以及串连成野生动物的廊道。他批评其他抱持「以人类需求为主、接受许多物种将会灭绝」想法来调整政策的科学家,也不屑利用生物科技在未来複製灭绝物种的主张。

他提出的计画是,维护目前的161,000个保留区和公园,以及6,500个受保护的海洋环境,要求每个主权国家确保这些地区保持接近原始状态,在需要时移除入侵物种和重新引进关键物种。在农村及市郊中划定修复的栖地,至到所有用于让野生生物休养生息的栖地达到地表总面积五成为止。

保留地表五成面积给野生生物,对很多人来说或许难以想像。打开Google地球吧,看看我们居住的地球,有多少广袤无边的土地人烟罕至。当然,人烟罕至之处也会有大规模的破坏,来图利少数财阀,因此任何的保育诉求都会大受打折,可是我们难道就因为如此信仰失败主义,集体阉割断子绝孙吗?

撰写这篇文章的同时,台湾中油计画正在在桃园观新藻礁北边的大潭藻礁建盖第三天然气接收站的工业港,工业港的建盖範围达900公顷,将覆盖大潭藻礁约230公顷的藻礁面积。由于所施作的工业港刚好位于桃园藻礁南边7公里健康藻礁的中间区域,所带来的港区突堤效应,将造成南北两边的藻礁区域泥沙淤积更为严重,进而危害白玉藻礁及观新藻礁生态。

桃园大潭藻礁不仅是全世界少见以壳状珊瑚藻为主所建构的生物礁,也是台湾目前以壳状珊瑚藻为主所建构的生物礁中,面积最大且壳状珊瑚藻纯度最高的现生藻礁生态系。经济部提出要「移地复育」,宣称建设与复育同时进行来敷衍舆论。然而大潭藻礁有七千年生命史,人类对该生态系的科学理解不到十年,连充份了解都还没达成,更何况奢谈移地复育,这和白海豚会转弯一样白贼说。

如果台湾真的要立足世界树立一个超英赶美的计画,让后代子孙有更美好的环境安心在这块土地上打拚,把资源投入产业转型升级,而非补贴耗能耗电的血汗产业导致年轻人长期低薪爆肝,那幺何不大胆且有魄力地来个「半个台湾」计画,把台湾至少一半面积划为保护区等等,限制人类的活动及开发让野生生物休养生息呢?

或许这个提议大过具野心和大胆,但更重要的问题是:我们究竟对这块土地的未来,有着什幺样的想像呢?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