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鲸吞巧取民企手段黑要步奥斯曼帝国后尘?民众搬钱各显神通
分类:C生活家

陆媒报道称,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近期提出了民企要职工共同参与管理,共享发展成果的说辞。美国经济分析人士秦鹏认为,这一做法美其名曰为职工参与管理,其实更像一种以打土豪分田地的架势来要求干涉私企。时事评论员文昭在24日的自媒体节目中表示,当今中国和16世纪的土耳其奥斯曼帝国非常相似,奥斯曼帝国企图超越欧洲但最终失败,中共的“千人计划”、《中国製造2025》很可能是个梦想。另外,中共3年时间外汇存底短少了接近1兆美元。中共虽严防资本外流,但民众搬钱各显神通。

中共严防资本外流;民众搬钱各显神通

中共鲸吞巧取民企手段黑要步奥斯曼帝国后尘?民众搬钱各显神通

仅管中共实行严格的外汇管制,在人民币贬值的压力下更慎防资本外流过快过大。但民众仍各显神通把钱带出海外。

截至8月底,以美元计价的中国外汇存底为3兆1097亿美元,较7月底微幅下降82.3亿美元。中国的外汇存底在2014年曾经接近4兆美元,却在3年时间短少了接近1兆美元。

台湾中央社报道,在中共官方严格的控制下,虽然中国大企业的海外投资受到管制,但仍不乏可看到富裕人士在海外买房甚至炒房。这些人未必在海外有投资企业,却仍有足够金钱在海外置产。

企业的非法操作是中国资本外流的一大管道。

包括台商在内,部分在大陆的民众反映现在要换汇到海外越来越难。不过,官方严防资本外流只对完全守法的民众有用,真正有需求的人仍有多种“搬钱”管道。

中共要职工“共同参与”私民企管理当局统筹

新京报23日报道称,人社部副部长邱小平在全国“深化民营企业民主管理,增强创新发展内生动力现场会”会议上强调说,民营企业正在面临新的发展环境和任务,当前要求民营企业“转变发展理念”,让职工“共同参与企业管理、共享企业发展成果”。

他还提到,推动民企的民主管理必须“加强党的领导”,配合人社部履行职能,和工会密切配合,支持工会发挥统筹作用,“强化三方协商协调”。

这一发言引起网民热议。一名湖南网友表示,民营企业是私人企业,企业被企业主所拥有,何来职工参与管理民营企业,和企业主一同共享企业的成果,“此人是痴人说梦?”。网友流沙岁月说,“不是开玩笑?有几个老闆会同意?”

清华大学MBA,经济分析人士秦鹏对希望之声分析说,中共当局在这个当口说出这样的话,更像一种以打土豪分田地的架势来要求干涉私企。

秦鹏说,允许中共当局的“共同参与”管理,“实际上是很可怕的事情,从产权关係上中共当局是没有权利去干涉的,但是以这样的名义发动的话,企业主想不让参与都不好办。之前的在外企建立党支部一样,现在当局打着加强职工参与建设,“加强党的领导”,配合人社部履行职能,和工会密切配合的旗号做,这样的话把党和员工混在一起了,在出现混合所有制,帮助地方政府承担责的情况的时候,民营是很难办的,这样的做法就更像老闆的企业被外来人员(中共当局)附体,慢慢的把所有权,经营权,财产拥有之类的权利都抢走了”。

“开始明白李嘉诚先生为什幺要撤离大陆资金企业,原来只要你的业务好,赚大钱,党就来插一腿,控制你,这叫国、民合作。”秦鹏说。

中秋节当日,香港恒生指数下跌1.6%,国企股下跌近2%,成交额不足700亿港元。

文昭:《中国製造2025》真的很“中国梦”

时事评论员文昭在24日的自媒体节目中表示,很多人说川普的行为难以预期,出尔反尔,我觉得主要还是没有準确理解川普的行为和决策模式,当对这个模式有了深入了解之后,其实并不难预期。川普的行为比较显着地体现了西方古典军事传统的性格,就是以正面冲击的方式进行战斗,并且寻找决定性的会战。

文昭还举了16世纪的土耳其企图弯道超车欧洲,但最终失败的例子。

西方军事史学家维克托.戴维斯.汉森(VictorDavisHanson)的一本书,叫CarnageandCulture,中文翻译是《杀戳与文化》,强调的是文化与价值观传承,如何赋与了西方在历史中持续的军事优势。

土耳其和欧洲国家在16世纪就体现出了製造业上的差距,维克托.戴维斯.汉森非常準确地把原因总结为:威尼斯大兵工厂的建立,源自于资本主义体系和立宪政府机制的自然发展,在这个机制里的一个自然后果就是知识的自由流通、能不受限制地讨论交流。作者列举了十六世纪义大利的一系列造船和铸造火炮的着作。

而相比之下因为没有自由的交流和讨论,知识在土耳其人的奥斯曼帝国处于被冻结的状态。

15世纪印刷术才被引进伊斯坦布尔,而且苏丹因为担心民间自行办报和成立出版社会挑战政权,很长一段时间内禁止设立商业化的出版社。同时伊斯兰教本身也从没有经历过不受限制的出版时期,也没有接触过大规模自由宣传知识的想法。

文昭指出,这就是奥斯曼帝国作为曾经雄踞欧亚非的大帝国,却在欧洲文艺复兴两百年后被甩在身后的原因。

今日中国和当年的奥斯曼帝国何其相似。

文昭强调,儘管“千人计划”、《中国製造2025》看起来雄心勃勃、能达成一些短期目标。但对于中共这样一个封锁互联网,企图成为一个引领智能型製造业的大国,这个目标是不是真的很“中国梦”呢?

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